對酒當歌,人生幾何?——我與茅臺的一點回憶

邀月獨酌,對影僅有“花間一壺酒”,銀鞍白馬,少年曾“笑入胡姬酒肆中”,北斗錯落,今夜感懷“對酒夜霜白”……是它,狂了詩仙,成全了英雄豪杰,也成就了流傳千年的酒文化。在這個落葉滿地的秋,我想起了人生中關于酒的一點回憶,宴會酒,請的是歡愉,軍中酒,醉的是雄渾,踐行酒,緒的是離愁,而人生這杯酒,品的又是什么?

在品類眾多的美酒中,我選中了茅臺來談一談。并非因它是國酒,在1915年巴拿馬萬國博覽會上,它并沒有獲得金獎,而且資料顯示,衡水老白干和山西汾酒的排名都在它之前。我也不是專業的善飲者,能品出它的酸、甜、苦、辣、焦糊等其中滋味。我選茅臺,一來它是大曲醬香型白酒的鼻祖,二來因為它陪我走過了風風雨雨的半生。


76c4fe9efaae47debad78e4aa4ddb2b4.jpg

本文作者 汲志斌


第一次知道茅臺,是在小學課文《赤水河之戰》里看到的。第二次知道茅臺,是在上個世紀80年代末,一部很有名氣的電影《芙蓉鎮》是根據茅臺鎮的場景來描述的。第三次知道茅臺,是在外交部大型外事活動上,聽說過尼克松訪華時,我們用于招待的酒就是茅臺。那時候,我想,茅臺是一種尊貴的、特殊的、奢侈的商品。它不僅是酒,更蘊含了酒以外的更多意義,它把中華酒文化的韻味展現的淋漓盡致,也能讓醉人的芳香飄出國門。由此,記憶中,我對茅臺有了一種夢幻般的假象,仿佛不可企及。


360截圖16680908527185.jpg

上海書法家桑仲元先生題字《將進酒》


第一次真正走進茅臺,是我剛參加工作不久,到一位公司老總家,那也是第一次喝茅臺的記憶。由于那年我工作極為出色,老總很開心,便約了班子成員到他家里坐客,他開了一瓶66年的茅臺,我清楚地記得那瓶茅臺上面貼著一行紅標黑字“千萬不要忘記階級斗爭”,那種茅臺的香溢,讓我只有小口小口地品,完全沒有喝的感覺。其實,當時我也品不出什么叫好,什么叫香,因為一個毛頭小伙子根本就不會喝酒。在這之前,部隊里會餐喝的都是散裝酒,與其說是喝,不如說是灌,借著一種濃濃的戰友情和豪邁誓言,幾乎每喝必多。當然,這其中也有首長的命令,部隊就是執行命令的,喝酒也一樣,故此我喝的第一口茅臺,能對酒的香氣有所感受,大部分來自于我的內心和精神。茅臺不是一般人家能擁有的,工資僅有40塊錢的年代,逢年過節,我們在家庭聚會的餐桌上很少能看到茅臺。那一次,我沒有喝多。第一口茅臺酒的記憶深深刻在了腦海,它是微帶黃色的晶亮透明,是撲鼻而來的醇厚幽郁,是一飲而盡后的不濃不猛,是空杯之后香氣的久留不散。也許就是拿起空杯悄悄聞了一聞,那無窮的香味便飄進了記憶深處,成為了三十多年后我寫此文的一點初衷。

下海經商后,我在社會的大熔爐里摸爬打拼,那時,除非有重大生意項目、兒女上學、親友工作等重大場合,我才托人搞點茅臺酒票,實實在在地說,真是心疼。它的貴,超出了一般人的承受能力。近幾年,隨著生活社交多了些,我喝過的酒也越來越多,但真正喝茅臺的次數還是極少的,喝茅臺一是跟領導,二是我請別人,總歸是有大事情出現的時候才喝。現在想來,當時喝茅臺的心也是很功利的,與其說是喝茅臺不如說是喝尊敬、喝場面、喝交往、喝身份,作為特供備嘗的必需品,我也一直沒品出其中真味。

今年,朋友給我介紹了一位酒文化博物館的老總,他專門經營茅臺,打拼了幾十年,把茅臺酒業公司做得風生水起。以茅臺為名片,更以酒會友,結交了天下諸多好友,也獲得了巨大的成功。由此想來,茅臺酒不僅是喝的,它更是一個載體,有著自己的身份和位置。于酒,它優雅細膩,口感回味綿長;于情,它代表著對人的敬畏,是中華民族最高規格的待客之道;于理,它是特殊的禮品,公認的價格有著自身的金融屬性。后來慢慢才知道,茅臺是集資本運作、文化嫁接、金融綁定于一體與社會文化有機結合的產物,參透了這一點,也許之前那些不惑便變得明朗了。


汲老與吉林省酒文化博物館董事長寧鳳蓮合影


再說回到最近一次喝茅臺,是在我60歲生日的時候。人一生走過一甲子,風風雨雨大半生已經過去,總想對自己有個交代。生日那天,我誰也沒講,自己選了兩瓶10年的茅臺,約上三兩知己,只想給自己慶祝一下而已。但這一次喝茅臺的心境突然變了,和我60歲的生日相比,茅臺顯得真的很輕,它只是我餐桌上的配角,并沒有往日對它身份和價格的高看。這次茅臺喝得很痛快、喝得很甜、喝得很清醒,幾乎像喝了微甜的礦泉水一樣,沒有一絲的酒意,這時我才真覺得茅臺是好酒,茅臺是甜酒,茅臺是香酒。也是那一刻,我才覺得茅臺于我的生日那么重要,于我最好的幾個知己那么和諧。

近些年,我們生活中喝茅臺的人越來越少,幾乎在一般宴會上是看不到的,但買茅臺的人越來越多,市場上各種商品都面臨著銷售極其困難的局面,反而茅臺的價格越來越高,它以不高的開瓶率榮登了本土奢侈品的行列。常有人說,茅臺酒漲到一萬塊也會有人喝。為啥?因為買的人不喝、喝的人不買,喝的人身份越貴,藏的酒就越多,如同股票,買漲不買跌。前幾天看了一個小視頻,中秋國慶之際,在北京某個大型超市,一天投放了15000瓶茅臺,連續5天,每天都被一搶而空。我不解啊。平民蒼生明明買不起、喝不起,老百姓的快意和失落都無法用喝茅臺酒來體現,但又怎會銷售一空?超市規定,必須購買超市指定的、利潤率高的、價值千元以上的商品才能換購一瓶茅臺,這樣得來不易的茅臺又有何用?這其中的奧妙真的說不清楚,也想不明白。我對著酒柜里的茅臺想了幾個答案,也無法說服自己,茅臺是酒,它又不僅僅是酒,是什么,我還是很糊涂。


本文作者 汲志斌


未呷一口酒,卻寫了一篇關于酒的回憶;沒有一絲醉意,卻感覺到了思緒的飄飛。對酒當歌,人生幾何?只有走過才知。其實,寫到這里,我依然想說,感謝茅臺,渲染了我半生的色彩。人生,醉了,醒了,繼續行路且長。收筆此刻,窗外,正秋風瑟瑟。

作者:汲志斌

庚子年秋于汲古齋

エロ月夜影视在线观看-24小时日本高清视频免费观看-男人边吃奶边做好爽免费视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