亂花漸欲迷人眼,當下紫砂怎么玩兒?

玩壺是很多喝茶人對紫砂文化的一種追求。但是,紫砂的江湖有很多種,有我們迷戀的質樸本色,也有讓人漸迷雙眼的亂象。打開自媒體和網路,對紫砂的詬病和擔憂有時大于對它的贊賞——多么奇妙的物件,做壺者期待每一次的嶄新,玩壺者渴望看見每一把壺的不同,蘭陵破陣萬骨枯是精彩,昆明池底照劫灰是迷醉,愛壺者在難以預料又萬分期待中困惑地、糾結地愛著紫砂壺。

故此,我特別想說一說,亂花漸欲迷人眼,當下,紫砂壺該怎么玩呢?白居易告訴我,在淺草中尋找馬蹄的蹤跡,是沖出紫砂江湖的王者之路。

汲古齋齋主 汲老

30年前,我涉足紫砂、瓷器和高端茶器的經營,汲古齋見證了紫砂的輝煌,見過了市場的火爆和瘋狂,當然,也看見了它的沉淪、冷淡和凄涼。

我們都因紫砂壺而來,縱然具體職業不同,心向往之的紫砂夢卻無異,困惑、糾結與問題也無異。從專業角度講,紫砂壺的輝煌與沉淪都非橫空出世,走到今天它受諸多因素的影響,其中也反映出了我國發展各個歷史階段的社會縮影,也蘊含著人們對茶文化從復蘇、認知到理性的過程。在發展的過程中,隨之而來的市場擴容、監管缺失和圈子文化的誕生,也產生了各種壺友不愿意看到的事情,材料真假難辨、職稱泛濫成災、代工現象極為普遍……真是應了那句話:“上帝讓你滅亡,必先讓你瘋狂!”

說到這里,痛心疾首,我也是紫砂人,在紫砂的江湖里摸爬滾打,我深深愛著紫砂,真的不希望它沒落或滅亡,我更希望它綠樹長青、青春永駐、一直輝煌,能夠成為和每個人生活息息相關的文化載體。尤其在近一、兩年,紫砂界可謂冰火兩重天。線上的各種大賽、大展、大拍,自媒體推介和宣傳層出不窮,異常火爆。而線下實體店卻哀聲一片,紫砂市場在萎縮,昔日非常繁榮的幾個陶瓷集散地也好不凄涼。紫砂冰火兩重天的局面,我認為跟紫砂發展速度有關,也和今年的經濟形勢有關,更和經營模式的轉變有關,諸多原因,只能探討,無從解決,難以駕馭把捉,聽多了大家對紫砂的抱怨、受騙的經歷和千金買到的教訓,我心生一鼓作氣,紫砂江湖里浮生漠漠,誰與高處覓景,倚劍長歌?不在沉默,聽驚雷劃破長空。

汲老在宜興

我們講紫砂,無非一個“亂”字,而這亂象一直都在。十幾年前,我就大聲疾呼,紫砂應該有序健康的發展,應該正本清源,匠人應該要有一種歸屬感,商品和藝術作品應該有嚴格的界定。紫砂壺不僅是一個實用器,用來泡茶滿足人們在品茗過程中的享樂,更具備紫砂材料的稀缺、并與它特殊的藝術魅力息息相關。當然,如果是好的、稀缺的藝術作品、真正的大師之作,它同時還具有金融屬性和收藏價值,是真正的“人間珠玉安足取,豈如陽羨溪頭一丸土”。

再來看紫砂的歷史,我簡單地作了歸納:從農耕文化走向市井文化,從市井文化走入社會意識形態階層,又逐漸發展到藝術的殿堂。特別是當代,隨著人們對精神文化的需求和對茶文化的追逐,每個人都渴望的擁有幾把紫砂器。正是這精神層面的追求成就了紫砂壺的發展,它是幾百年來人們對中華文化的不懈追求和探索,也是一代代藝人的口口相傳,是先祖給我們留下的非常珍貴的文化遺產。

汲老在陶瓷城

足蒸暑土氣,背灼炎天光。紫砂今天的亂象讓我擔憂又心痛,我曾想以我三十年的玩壺經驗給出愛壺人一個很好的答案,所以我多次撰寫文章、做直播、做視頻,和大家交流探討紫砂文化,今天,我用眼觀前、后、左、右四路,一紙清白,萬種心痕,交代玩壺晨昏。

前觀“洗濯形容露,剜挑口眼通”。莫讓超低價格,損害了健康。物美價廉本身就是偽命題。價格是由生產成本、勞動成本、合理費用、合理利潤組成的。如果一個產品的價格背離了它的成本構成,無論如何是生產不出來的,更何況紫砂壺還要講究質量和價值。所以在價格方面,千萬不要有僥幸和撿漏心理,撿漏的前提是要對紫砂知識有高度的理解和認知,對紫砂市場有深刻的解讀,否則談撿漏,只能是癡人說夢。再說的遠一點,“殺頭的生意、賠本的買賣”都沒人做,不要相信網上那些一、二百元的所謂“原礦全手紫砂壺”的虛假宣傳,底線的生產成本都下不來,怎么可能被你撿漏?這個價位只可能是一些以次充好的“化工壺”、“灌漿壺”、“機車壺”……是有損我們健康的頭號大敵,更甭提實用和藝術價值了。

汲古齋齋主 汲老

后觀“君子務本,本立而道生”。要給我自己定位,自己適合哪個段位的紫砂壺。如果是初學者,我建議以實用為主,這個階段不要追求全手與半手工,它們在喝茶體驗中沒有任何差別。只有進入一定的階段,當對全手、半手工有一定了解之后,才能感受到它的差異之美。如果是收藏階段,要著重考慮作品的稀缺性、原創性,更重要的是大師的品德和技能,必須是行業內風向標式的人物和作品。

左觀“有所豐收有所貧”。專注產品本身,不要迷信職稱。職稱是國家對藝人技術水平的認可,也是培養人才、鼓勵更多的優秀藝術匠人不斷創新,全身心投入職業的衡量。但當前的職稱也腦洞大開,亂中有亂,一是行業亂,宜興的五朵金花,紫砂、鈞陶、青瓷、精陶、美彩陶,現在除了紫砂之外,其他幾個品類都日漸沒落。而紫砂雖是一枝獨秀,在業內也是兩極分化,高價位高出天際、泡沫橫生,低價位低得離譜、背離了生產成本,中間段又價值錯位,把商品壺當好的禮品壺賣、把好的禮品壺當作品壺賣,把商品和藝術品相混淆,這是紫砂整體之亂;二是職稱評定渠道亂。很多的高級職稱是外地評定,并非外地就不可以評高級職稱,而是“術業有專攻”,每個專業都有自己專業的評定標準,對于紫砂壺職稱的評定,只有宜興的標準規定才是最科學、規范的;三是大師代工,也就是行業里講的掛羊頭賣狗肉,實際上是帶有欺騙性的巧取豪奪;四是五花八門的評比和各種大賽獲獎,稀釋了紫砂藝術的真正含金量。

汲古齋齋主 汲老

右觀“大矩崇規,鏈金烹礦”。紫砂藝術品和商品的界定沒有規矩。這是管理者的問題,長期以來有化工壺、機車壺、拉坯壺、壓坯壺,還有半手工壺,這些都是快銷品、實用器。管理者應該在紫砂實用器領域去偽存真,嚴厲打擊化工壺;同時,對機車壺、拉坯壺、壓坯壺等其他成型方式的紫砂壺,要標明工藝方法。因為這些成型方式不是宜興傳統的紫砂制作工藝;對于半手工壺和商品壺,它們能滿足大多數壺友的實用性需求,就要明確標注身份。它屬于流通類實用類的,可以有它的市場、也可以讓它發展壯大。而對于大師壺,帶有收藏性、原創性、金融性的藝術作品,更要嚴格把關,加大監管力度。對這些作品和作者要給予保護,同時完善注冊程序,讓每件作品都有它的檔案和密碼,所有作品都可以溯源,讓作者有數、有序,為作品負責,讓藏家安心。

文之最后,我還是想說,紫砂壺,其實沒有那么多困惑和糾結,把快速奔跑的腳步停一停,等一等文化和工藝,也許很多問題就迎刃而解了。

幾百年來,真正的紫砂壺變了么?

沒變。

它本無塵土,只是人心復雜。

我和汲古齋正在努力做,并期待諸位玩家也擦亮慧眼,君不見蠡河之水入丁山,濺出名品佳器如驚雷。紫砂江湖,有你有我,終會匯成一股清流。今朝捧起陽羨一丸土,共君與這香茶同一醉。

作者:汲志斌

庚子年秋于汲古齋

エロ月夜影视在线观看-24小时日本高清视频免费观看-男人边吃奶边做好爽免费视频